當前位置:
首頁 > 紀檢監察

居必擇鄰 交必擇友

來源:長江水利水電大地影院集團(湖北)有限公司   時間:2018-11-05

人生不能沒有良師益友,每個人都希望交到誌同道合的朋友。然而,交友之道,擇友為先。也就是說,隻有選擇品德高尚、情趣高雅、誌向高遠的朋友,才能在人生路上互相幫助、互相砥礪,共同淨化、一道進步。倘若選擇了品行不潔之人,就可能身受沾染,白袍沾墨,甚至同流合汙。誠如《文中子》所言:“君子先擇而後交,小人先交而後擇。故君子寡尤,小人多怨。”這句話深刻告誡我們,選擇好的朋友,再深交之,才會受益一生。否則,就會為朋友所累。

曆史上,俞伯牙與鍾子期,管仲與鮑叔牙,李白和杜甫,蘇東坡與陳季常等,他們的君子之交成為今人交往之楷模。相反,擇友不善,不僅難以共同進步,反而會深受其害。王安石選擇呂惠卿做朋友,呂惠卿卻陽奉陰違,踩著他攀上了高位。可見,“友正直者日益,友邪柔者日損”,擇友不可不慎重。

如何擇友?唐人孟郊在《擇友》《審交》詩中給出了很好的建議。其《擇友》詩寫道:“好人常直道,不順世間逆。惡人巧諂多,非義苟且得。若是效真人,堅心如鐵石。不諂亦不欺,不奢複不溺。麵無吝色容,心無詐憂惕。君子大道人,朝夕恒的的。”

其《審交》詩中寫道:“種樹須擇地,惡土變木根。結交若失人,中道生謗言。君子芳桂性,春榮冬更繁。小人槿花心,朝在夕不存。莫躡冬冰堅,中有潛浪翻。唯當金石交,可以賢達論。”這兩首詩都告訴我們,擇友當擇君子,擇高德之人,千萬不可擇小人,擇諂媚之人。

久經考驗的友誼,當情義為上。一旦利字為重,就很難交到真心朋友,即使一時頗有“好感”,最終也很難走到盡頭。南朝梁學者、文學家劉峻寫有《廣絕交論》一文,專門批判了五種利益之交。一曰勢交,即追隨權貴,阿諛拍馬;二曰賄交,即貪圖錢財,不顧名節;三曰談交,即傾慕名士,附庸風雅;四曰窮交,與落魄失意之人暫時苟合;五曰量交,即凡事再三權衡,隻求自利。總之,這“五交”猶如街市上做買賣的商販,有利則成交,賠本絕對不幹。按此擇友之道,隻能交到酒肉朋友,乃至惡友賊友。

曆史啟示我們,擇友是一門學問。隻有堅持誌趣相同,互為“人鏡”,多些素交、少些利交;多些綠色之交、少些銅臭之交,才能找到真朋友,並互助一生,實現雙贏。現實生活中,很多黨員幹部選擇與專家、學者、農民交朋友,既補充了成長路上的各種“營養”,又獲得了朋友的提醒和規勸,在擇友之道上為我們作出了示範。

然而,也有少數黨員幹部不注重擇善而交,熱衷於擇利而交、擇權而交、擇富而交。結果,不是被“朋友”帶壞,就是被“朋友”圍獵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很多被查被糾的黨員幹部,在其懺悔書中總有這樣一句話:“是‘朋友’害了我!”殊不知,不是“朋友”害了他,而是他的擇友觀、交友觀、價值觀出了問題。正所謂:“以勢交者,勢傾則絕;以利交者,利窮則散。”交往動機不純,其交往行為必然會出現偏差和異化。

馮夢龍有言:“古人結交在意氣,今人結交為勢利。”在市場經濟時代,人們的交往多了功利心。越是這樣,越要保持正確的擇友觀,“不知其人,則不為其友”。隻有經過時間和實踐的檢驗,交與自己誌同道合、有益於事業進步的朋友,交那些“直諒多聞,拾遺斥謬,生無請言,死無托辭,終始一契,寒暑不渝”的朋友,才能達到“良友結則輔仁之道弘矣”之目的。

(來源: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2018年8月17日第02版)